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 乐 缘

心有慈悲添福寿,知因识果得吉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为内蒙古赏石协会副秘书长、内蒙古包头市奇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历经多年收藏,家藏数枚内蒙古戈壁天然精品奇石及外地奇石,相册为本人收藏的内蒙古戈壁石及外地奇石一小部分藏品,愿与八方石友及喜欢收藏奇石有缘的朋友结缘共赏.望有缘的您藏品多.精品多.好心情时时陪伴您更多. 石遇有缘人,有缘偶得之。诚信唯一,君德如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奇石欣赏中的赋诗之美 作者/齐向东  

2010-06-02 23:33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奇石欣赏中的赋诗之美

2010-1-29】  【发布:admin】  【阅读量:60

奇石欣赏中的赋诗之美
作者/齐向东

    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。自古以来,不少赏石大家多有意识地重视“诗”和“石”的内在关系,把石说成“无言之诗”,把诗说成“有声之画”。它们相互渗透,相互补充,形成一体。吟诗:诗中有石,以诗入石,赏石;石中有诗,以石品诗,就让人品之神、享之雅、悟之韵、观之美,获得了双重的艺术享受。

    “石”与“诗”,应当说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。石是“大地之胥”,以天然出彩来状物美景,是一种“类艺术”;而诗是人之杰作,以文字组句来抒发情感,是一种“美艺术”。诗可以诉诸人们以丰富的想象力,而石则能直接诉诸人们以视觉的冲击力。按照巴普洛夫“条件反射”学说划分,诗与其它文学作品一样,属于第二信号系统。一个大字不识的人,倘若你给他朗读或转述诗句,尤其是旧体诗文,对他很难产生什么刺激作用,但是奇石则可通过形态、质感、色彩、纹理、图像却能向他提供第一信号系统,既直观的感性信息。人们或许一时不能深悟,但总能在“渐悟”和“顿悟”中受到强烈刺激,从而获得“石不能言最可人”的效果。

   “石”与“诗”,尽管有这样一些区别,但从“石人”与“诗人”对生活的体验,社会的观察,自然的酷爱,创意的表达上来看,都有共同之处,都需要敏锐的发现|、深入的研究、用心的感悟,才能捕捉到具有强大艺术生命力的东西,以鲜明生动的形象来揭示深层的生活真谛。从这个角度上说,石与诗,在选材,创新,立意,构思,展现等方面仍有着许多相似、相近、相通之处。如果说石是“不朽之画”,诗是“有声之画”的话,那么它们就是一对可亲可爱的孪生兄弟了。正如苏东坡所言“诗画本一律”也就是说石与诗之间有着某些共同的艺术规律。

    先说石,石中藏诗。千奇百怪,自然生成,可供观赏的“云根”,是美的化身。不论从形态、色泽、纹理、图案来看,都程度不同地表现着一定的诗情画意。如果用中国古典诗文、历史典故、传统绘画美学原则去阐释千古沧桑留下的印记,慧眼识珍,就会让“精美的石头会唱歌”或会其精华、或领其神韵、或揣其哲理、或探其真谛。自古以来,不少痴迷于奇石的仁人智士,以石为审美对象写下了许多艺术诗篇。如我国赏石方法的创始人白居易,就是以《太湖石》为美,抒发了独到的见解诗篇;“烟翠三秋色,波涛万古痕,削成青玉片,截断碧云根,风气通山穴,苔文护洞门,三峰具体小,应是华山孙。”苏东坡在《壶中九华》诗中,也留下了赏石艺术的千古绝唱;“前溪电转失云峰,梦里犹惊碧扫空,五岭莫愁千嶂外,九华今在一壶中;天池谁落层层现,玉女窗明处处通,念我仇池太孤绝,白金归灵碧玲珑”。还有曹雪芹的《题七画》更有美艳佳句;“爱上一拳石,玲珑出天然,溯源应太古,坠地又何年,有志归完璞,无才去补天,不求邀众赏,潇洒做顽仙”。孔子为石而乐, 雪芹为石而写,米芾为石而拜,板桥为石而吟,都充分说明:石中有画,石中有诗,石中有魂,它是天神吟出的“不朽天书”,绘出的“不朽之画”。

     再说诗,诗中有石。诗,是文学的重要类别之一,它以言简意赅,意蕴深藏,富有哲理,深受文人雅士亲睐。据《辞海》记载,人类自从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著的第一部文艺理论著作以来,就流传各国,相沿成习,逐步形成了一门诗学。在我国的《诗经》算是最早的诗歌总集(摘辞海),儒家把它列为经典,称为诗经,编于春秋时代,产生于陕西,山西,河南,山东一带,共有305篇,到了唐代,五言七言诗便到达了高峰。涌现出了一批著名的诗人。如才情高超的诗人——李白,造指很高的诗圣——杜甫,还有王维、米芾、郑板桥等,它们在历史长河中都留下了不朽的诗篇。成为赏石艺术中的奇葩。诗中有石,就是通过脍炙人口的诗篇的让美石的形象更加生动、直观、意蕴更加外露精确,意境更加深远,富有生命力。如本人收藏的一枚画面石,图案为:月光下一位老者在沉思。命题《静夜思》,如果配上李白的“床前明月光,疑似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十分贴切。夜深了,月光入窗,落在床前,像是一层冰霜。诗人由月光想到明月,抬起头来疑望那一轮清冷的秋月。天幕上的银盘很孤单,恰似客居的旅人,诗人不免触动悲怀,想起了故乡的亲人和事物来,从“举头”到“低头”用诗极其生动地写出诗人的动作,其心里活动也让人一目了然。也更加让此石富有了无穷的意味。诗被推动为五绝极品,石被称之“不朽之画”。欣赏此诗时,这块瑰奇的雅石不同时历历在目,让人叫绝吗?

     纵观古今历史,无数美石都可以说是以诗为魂的。因为我国的文字最大特点和优点就是精炼,简便。在世界各国语言中也是罕见的。原因在于汉字是一字一音的单音节,而外文是多音节的。汉文一字一音就能表现一件事物,表明一个意义,尤其用古汉语,来写景抒情,更能言简意赅,词约旨丰,这正是我国旧体诗在艺术表现上的“绝活”,难怪现在不少文人雅士如沈均儒、张大千、李白、艾青、王朝闻、翟启功等都留下许多咏石的诗章。如咏竹的“便入土时便有节,到凌云处仍无心”;写景的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;写人的“一自西施采莲后,越中生女尽如花,”;咏人精神的“粉身碎骨全不息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等,都给人以“天人合一”的大美享受。

     石是美的,诗是美的,它们密切联系,相因相成,唯有个别中显现一般,一般中凝聚个别,才能让石之自然美转化为诗之艺术美。但赋诗切记准确,恰当,贴切,含蓄。才能让诗源于石,又高于石。

     诚然寻得珍石不易,赋其妙诗亦难,只有辛勤耕耘,才能获得“石粮”石诗的大丰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